-

环亚时时彩平台安全吗,环亚时时彩平台官网,环亚时时彩平台好吗,环亚时时彩平台开户,环亚时时彩平台哪个好,环亚时时彩平台客户端下载-【环亚时时彩平台重庆时时开奖号官方网站】

理会推理小说(第92期2017白夜行小说剧情解读白夜行深度

时间:2018-10-11 22: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篇文章起手于4年前,期间引起过别人的转载,也引发过很多的争论,其中有很多不严谨的地方,还希望大家见谅,或者提出来。只希望这篇文章,能给那些想学习写作的人,提供一点点思考,那他也就完成自己的任务了。这篇文章很长,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阅读和消化

这篇文章起手于4年前,期间引起过别人的转载,也引发过很多的争论,其中有很多不严谨的地方,还希望大家见谅,或者提出来。只希望这篇文章,能给那些想学习写作的人,提供一点点思考,那他也就完成自己的任务了。这篇文章很长,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阅读和消化。另注:“我名本红”是我很多年前在豆瓣写东西使用的网名。

在豆瓣里,我看过很多书评,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怎么好看、谈谈自己对书的领悟、以及剧情为什么是这样这样之类的讨论,很少有人在看过一本书后,写出真正的硬书评——即我们通常所说的技术流。事实上,本人看过的关于写作的书也很多,就连专业的写作书里,也很少谈及这些问题,大多数的书,像斯蒂芬·金写的《写作这回事》、《卜洛克的小说学堂》、《巴黎评论》这些,也不过是谈一谈作家自己的经历、写作习惯、花边新闻罢了,对于真正热爱写作而无从动笔的人来说,这些东西其实是无关痛痒的。

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这也是我一直在研究的问题:怎样才能将一篇小说写得更加好看?如果你是个热衷于写作的人,或是想知道怎样将小说的剧情写得更好看,希望我的这篇日志能帮助到你。2.伊始

若是说这个今年能有什么小说能带给我真正意义上的惊喜的话,非《白夜行》莫属了,之前读过的书其实并不算太多,因为看过太多的名不副实的小说,害怕失望,所以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读《百年孤独》和《挪威的森林》(有时候我感觉自己竟像《挪威的森林》里的渡边一般)。

就像马尔克斯当年看到卡夫卡的《变形记》,莫言看到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一样,看完这本小说,带给我的是前所未有的震撼,一拍大腿:“,原来小说可以这样写!”

如果你是个看惯了严肃小说的人,若再看回这些通俗小说,你会有种看不下去的感觉:好比你平常穿惯了LV的衣服,突然叫你穿几十块一件的衣服,会感到严重的不适。(事实上,我们现在很多所谓的作家写出来的“小说”在我看来已经不是小说了,其实只是个故事而已)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看到这句话,让我感觉东野圭吾这个作家不再是一个推理小说家这么简单——他可能还具有严肃小说家的气质。拿起来看以后,果然一发不可收拾,拿起后便再放不下,连续两天看到2点多才睡,白天黑夜不间断地将这本书看完了。

看完后,这本书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如果说之前看的小说都是在日光下的世界,那么《白夜行》则更像是在一个黑暗无光的海底里潜行,你刚想浮上水面透一口气,有一股力量又将你按到水平面以下,不让你呼吸。总之,整本书都带给人难以言述的压抑,然而这种神经紧绷感又让你不得不想看接下来想发生什么,直到小说的最后,你紧绷的神经才得到倏忽地绽放: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他甚至让我感觉,并不是作者写不出优雅动人的文字,而是因为小说剧情太过于紧促,他不得不将文字压缩起来,让一段接一段曲折的情节上演——就好比高手过招,你若是慢了一拍,就随时有被对手袭击的危险。

看完《白夜行》,我又接着看了东野圭吾声名大噪的《嫌疑人X的献身》和《恶意》两本书,然而这两本书却再也没有带给我像《白夜行》一般震撼,甚至在看《嫌疑人X的献身》的时候,我还差点睡着了,若不是有人一再叮嘱我“好看”、“比《白夜行》还好”,我想我恐怕都看不下去。

看完后,我迫不及待地与很多人讨论这本书,我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样,觉得《嫌疑人X的献身》比《白夜行》更差,有些人甚至觉得,《嫌疑人X的献身》比《白夜行》更好。

在网上搜,基本结果是这样:大多数人跟我一样,认为《白夜行》比其他两本好看(这个结果是根据豆瓣几个版本的打分得出的,《白夜行》基本上维持在9.1的平均分,而《嫌疑人X的献身》一个版本达到9.1,其他几个版本在8.9,《恶意》仅在8.4到8.8之间徘徊),谈到东野圭吾的成名作,很多人也会首推《白夜行》。而对于推理迷,则认为《嫌疑人X的献身》更好,甚至还有人认为《白夜行》还没福尔摩斯好。

在很多人看来,他们本身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这个好,他们仅仅能说出来的是:“我觉得这个逻辑性比较强”、“我喜欢《嫌疑人》中的层层推理”、“我觉得《白夜行》中很多情节都不必要”这些模糊概念的话。

于是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究竟两者的差别是什么?带给人的落差为什么会如此之大?再深入一点的问题是:什么样的小说才是好小说?小说究竟要怎样写才能吸引观众?

3.本格推理小说模型:对于推理小说,基本上分成两类,即:本格推理和变格推理。首先我们应该了解下什么是本格的定义:本格推理,又称古典推理,指与注重写实的社会派推理小说相对,以推理解谜为主要走向,让读者和侦探拥有同样的线索、站在同一平面的推理小说主流类型。(在这里,我们应该将“线索”理解为杀手的现场杀人证据)

也就是说,作为作者你不能将现场证据隐藏着不放出来,只有这样读者才能跟你站在一个平面,进行思考。

归结开来,《嫌疑人X的献身》和《恶意》基本上是按照这个基础模型走的,以恶意为例(注意,下面有严重剧透),首先作家日高被杀,留下证据ABCD,根据证据进行推理,主人公加贺恭一郎推论出杀人者为野野口修并将其逮捕,在加贺恭一郎的一再盘问下,野野口修道出了自己杀人的真相,在这里,野野口修说出的这个“真相”即图中的假设A。之后,随着加贺恭一郎的深入调查,发现野野口修所说的真相并不是真正的真相,这个我们概括成事件A,即主人公加贺恭一郎开始进行一系列的调查,根据新的调查,得到线索A(在此请注意,线索和现场证据是完全不同的,现场证据是杀人当场留下的证据,而线索指的是在现场以外得到的暗示,在《恶意》这本小说里面,线索A相当于野野口修手指上的那个茧,以及之后加贺恭一郎对日高邦彦亲友的调查),再进行新的逻辑推理,使假设A被推翻,得出真相。

简单概括《恶意》这本小说的流程就是:野野口修被抓→因为被日高胁迫野野口修写小说所以杀人→事实上野野口修完全是因为恶意才杀日高。

但总的来说,无论怎样变化,无非是想使内容更丰富些,他还是按照原始模型演变过来的。

4.变格推理小说模型:接下来让我们再看以《白夜行》为例的变格小说模型。如下图:

依照图示,与本格小说不同之处在于,变格小说只放出了一部分的现场证据,而另一部分的现场证据已隐藏,以《白夜行》为例(注意,以下有严重剧透),作者一开始就将现场堵住的门给隐藏了,而这个现场证据对于推理破案来讲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假如门被堵住,那罪犯逃离的地方就只有一个——通风口,而这个地方对犯人的体格有着严格的限制,直到后来,根据一系列的事件发生,主人公笹垣才回想起这个重要的证据。

当然,归结开来,他们都是由这个原始模型所演变出来的。5.本格与变格推理的区别依以上模型所示,本格与变格的关键所在,在于本格毫无保留的将现场证据展现给读者,而变格则藏了一部分,正是由于这种原因,成为了本格的桎梏所在。

我们知道,一部推理小说,始终围绕着三个问题进行探寻:谁是凶手?作案手法、作案动机。

一旦将现场证据完全暴露在读者的眼皮底下,那么凶手就基本可以锁定了,或者或多或少,读者也能猜出来一些。比如在墙上留的字,指纹,脚印,根据这些,大致能判断出凶手的性别、身高、体型之类。像《恶意》和《嫌疑人X的献身》,干脆就直接就告诉你凶手是谁,那么剩下的就是作案手法和作案动机了,《嫌疑人X的献身》很显然是在作案手法上做文章的一本小说,而《恶意》则是在作案动机上做文章。

谁是凶手、作案手法、作案动机。这三个要素看似对等,其实不然,因为第一个要素他的去向是发散的,而其他两个要素是单向的。“谁是凶手”发散以后,嫌疑人之间又能发生关联,这样,一个庞大而精彩的故事就发生了。如图所示:

可是一旦凶手被锁定以后,那么视角便不能再转移,若强行转移,便会有离题万里之嫌。那么剩下的你就只能在作案手法或作案动机上作假设了。

作案手法和动机,他们的去向是单向的,并且假设你往往只能作一次,被推翻后,你就需要道出真相了。也就是说,当途中假设A出来以后,你很难再来个假设B、假设C,因为一旦出来个假设B,意味着假设A是错的,最后真相大白,假设B被证明是错的。这样一错再错,只能说明这个探案的人员办案拙劣,效率低下。即使你作出假设B,那么假设B也只能是单向走的,因为这个假设是在推翻假设A的基础上再前进的,他不可能像谁是“凶手”这个要素一样,朝多方面发散走。

另外,在证据全部展现的情况下作出多种假设,这对作者本身也是个很大的挑战。以《恶意》这本小说为例,首先作者提出假设,野野口修是日高的影子作家,接下来你很难再提出合理的假设:比如,日高是野野口修的影子作家,然后将这个假设再推翻,道出真相。

这就是为什么读者在读《白夜行》感觉放不下手的原因,虽然出场人物众多,但是你在读的时候,你感觉每个人都有是幕后黑手的可能,那些愈是不起眼的人物,你愈是读得仔细,愈是让人有预感,这个人可能是罪犯。

相对于这两部作品,《白夜行》则显得神秘得多,总是实实虚虚,虚虚实实,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凶手会出现,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你认为是凶手的那个人,又在神秘之中突然死去。

6.作为读者的心态当然,我们不能简单的认为,变格推理就完全占有优势,在我询问的读者群当中,就有很多人认为变格不合理的:你将现场证据都隐藏起来了,这还算什么推理小说呢?那只能说明作者水平还不够。尤其对于推理迷而言,他们更在意小说里的逻辑推理,而变格推理往往会弱化了这方面,他们更注重是否带给读者惊喜。

而即便是在我看来,比如说桐原亮司带着他的两个同学去见三个女人那一节,可以说有很多跟原来的主线相隔甚远,或者无甚关联,有凑字数的嫌疑。然而,即便知道如此,也改变不了我对《白夜行》这本书的喜爱。

究其原因,我想要归功于作者在《白夜行》中反复使用的,我称之为“诱导”的手法。《白夜行》这本书里面,几乎处处都使用“诱导”这种手法,以至于读者被这股力量所牵着走。

关于“诱导”这种手法,我的解释是这样的:作者在写作之前是知道这个真正的剧情是怎样发展的,但是他在下笔的时候却将读者的思路引向另外的一条歧路。导致当整个谜底揭开的时候,读者才发现自己想的完全是错误的(事实上是被作者故意引导的)。

很明显的例子是,在江利子和雪穗发现藤村都子被强奸的这个案子时,发现有个不倒翁,这个是钥匙圈吊饰的一半。而小说在不久出现这样的情景:雄一对菊池说:““咦,你的链子断了。”只要是正在读的读者,基本上会认为,这个案子的强奸犯非菊池莫属了,而且,菊池跟踪雪穗的举动也很可疑,很有可能他后面还隐藏着更大的惊天大阴谋。而小说到了这里就戛然而止了,非常肯定的说,菊池当天有不在场证明,没有再叙述下去。

这种欲说还休的诱惑力是巨大的,作为一个读者,他会感觉总有股黑暗的东西在底下涌动,随时会翻上来——也正是这种力量,让读者迫不及待地将小说读下去。

还有个例子是:高宫诚在一次打电话的时候,总觉得电的听筒里有第三个声音响起,一次他打完电话,雪穗不知不觉地,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般的读者看完后,都会认为是雪穗在监听高宫诚的电话,或者是雪穗安排的人在窃听,然后事实上又并不是,窃听的是根本还未提及的人。

“诱导”这种手法几乎贯穿着《白夜行》整本书,从一开始的弥生子,到松浦,到西本文代,再到寺崎。随着跟着主角笹垣这个人的调查不断深入,层层推理,如果不是书本剩下的页数还很多,身为读者,你一定会认为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然而,在关键时刻,最重要的两个人却又死了,整个推理至此戛然而止,开始了另一段的叙述。

因为这种手法的运用,读者会产生一种错觉:这本书是本好书,因为你看,我原来的预想的是这样,作者却给我的是那样,用消费者心理学来说,他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事实上,根本就不是你想错了,而是你在无形中被作者所误导,进入他所布下的圈套中,这种圈套不必作者跳出来说:“凶手就是你!”仅仅一个钥匙圈、一个不经意的路面之类的暗示即可。

与《白夜行》相比,《嫌疑人X的献身》和《恶意》两本书则用的这种手法少得多,他们只是在结尾给了我一个意外罢了,而这种意外,我刚才说了,若你看多几本书,你就会产生这样的心里准备:反正他给我的第一个假设是错误的,见怪不怪了。

而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读者,我所在乎的并不是什么逻辑推理,而是整本书是否超出我原先设定的预期,若在同一本书里面,能多次超出我的心里预期,那么我则可以认为,这是一本好书了。

带给读者太少的超预期,我想这正是上世纪80年代,本格小说没落的原因。作者万方中 来源方独

这位平均每年创作3部作品的畅销天王,始终保持着年轻人的旺盛精力和少年般的好奇心,作品题材不断变化,领域不断跳脱,带来无限新鲜感的同时又总能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震撼感。

他在日本的人气居高不下,每有新书出版必会登上畅销榜冠军;在中国的口碑也如日中天,从明星到路人,从花甲老人到小学学生,每个年龄段每个圈子里都有人在读他的书。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非常讨厌读书,看到姐姐们读什么世界儿童文学全集的时候,我觉得她们很蠢,认为那种东西没什么意思。

然而,在我母亲的意识里,似乎早就存在“读书的孩子是聪明的孩子”这样一条定义,她竟然打算让我也去读书。只是她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对一个热爱奥特曼的少年来说,无聊枯燥的书只会让我厌恶。

直到上了高中,我才第一次真正读书。那是在二姐书架上发现的,松本清张的《高中生杀人事件》。

推理小说还真的可以啊,某天,也不知是胆大妄为还是不知天高地厚,我竟生出写推理小说的念头。

从小我就常常会在体验到一些有趣事情的时候,很自然地觉得自己好像也可以试着做做看。像是看了本有趣的漫画,就会想“我也来画本漫画”;看见一副美丽的画作,就会想“我也来画张风景画”之类。我很喜欢去试着模仿那些自己觉得很棒的事物。

进入社会开始工作后,感觉上班族的日子过得十分单调,所以很想给这样千篇一律的生活,来些不一样的……

之所以会选择写小说,是因为其他的东西……可能需要花钱,或是需要购买些道具之类的,而小说则不同,只要有铅笔跟纸,到哪里都能写。

所以我就每天利用下班之后的时间写小说,并且将“参加江户川乱步奖”当作目标,希望在工作之外,能有个比较不一样的生活支柱。

《放学后》的得奖给了我信心,然而我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继续在公司工作,于是辞职搬到东京,专心当起小说家。

我始终认为,小说首先应该是一个好故事,一个让人喜欢听下去的好故事。在此之上,如果有一些相对专业的论述,就会令作品增色不少。好的故事应该是水到渠成的,甚至不需要太复杂的架构。如果你确定这个故事足够优秀,只要按照一定的顺序把它写完就可以了。因此,什么类型的作品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故事。

我过去也不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因此更能理解读者的感受。我并不觉得这样不好,或者辛苦,现在的我,会尽量写出不分男女老幼、即使不爱推理小说、甚至不喜欢阅读的人,不管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有趣的作品。

在我看来,只要作品之中有某种“谜团”,并存在积极利用那个“谜团”去吸引读者的结构,那样的小说应该就是“推理”小说。至于谜团的解法,或是怎么去找到犯人,其实都不是重点。

因为用起来很方便,我常常借用“推理小说”一词来说明作品的属性,但实际上我总认为自己写的是种“娱乐小说”——让人作为生活娱乐用的小说,让人在阅读中能得到乐趣的小说。

我读书甚少,若要我举例谈对故事创作的看法,7白夜行小说剧情解读白夜行深度我一定举太宰治君。照我想,一个作者,不论是保持一个写作的节奏,一个频繁发表文章以维生的生活,一个抒怀心中不平或与人论战比赛笔力的情绪,总会写许多文章,总有许多的故事。这些故事呢,又总是良劣并陈,美丽与干丑并列。在我读过的作者里,唯有太宰治例外,前后读的近五十个故事里,太宰皆维持了一个故事的趣味,从不遁入平常。而另一位作者,川端康成,川端自然在用字摹写风物方面有很大的长处,《千只鹤》《古都》《伊豆舞女》,不论是茶道,还是京都的风产,伊豆杉树之美,无不在川端笔下生来明亮。反来看太宰治《女生徒》集子,词句简单自然,风光也几笔掠过,其文辞并不比一位初习作者,一位中学练习作文的学生来得出色。太宰只制造故事,取最简明的语言,装饰他的故事,故事源来也平平淡淡,——《千代女》;写一个断面,——《等待》,一个每日去车站等人的少女情绪捉捕;《阿三》——后期太宰治的小说,用了结构的变化及革命与记者职业的思辨。不论写断面,还是一个完整故事,他从不矫揉生硬,在这一点上,那位一直笑话太宰为乡巴佬的三岛,一定终生叹为惊奇。三岛毕生故意为文,且总觉得可以往艺术上加上社会现世意义,现世意义也包容了名誉与声望,临到川端受到瑞典嘉奖后,他的失意也到达了顶点。再到三岛的老师川端,曾写出了许多个好故事,只是如《雨伞》一般的小说,也若他的三个佳作一样,并不能时常见到,他的才华在故事上起伏极大,有文章天成的味道,也有文章嚼蜡那样的苦涩。

能免于故事起伏之苦的,我还想到郁达夫,他可与太宰并立,同样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同样的《阿三》,故事或有些离奇,但绝不突兀无着。作者既可制造惊奇,也可使平凡的事件生出色彩,用梦来做结构,取心理摹写的途径,以酿出文章的趣味。郁达夫同太宰一般,每一个小说里皆能生趣斐然,并不让人发觉到不真诚。太宰青年时曾被诋毁为有才无德,郁达夫未尝不是这样,理会推理小说(第92期201然而俩人皆自谦说自己不过是有德无才。作者言及的德,大概就是写作时的真诚态度,纵是寓言臆想,也绝不无端生造。在他们的时代,以凡人小事为线发展一个小说已经走到胡同的中间,没有没落但也毫无精彩,以情,在无形无色最为纤细无着的人的内向世界里作一个故事上的实验,是郁达夫的风格,也是太宰的擅长。只是前者取自我第一称谓的角度,用一支极流畅的笔,来对自己的情绪抒情,太宰则不同,取女人的第一称谓,用更多的严肃同力道,勾出最细腻无边的心理运动,作一个女人天真复杂多梦可颂的故事。一个作者需要实验,需要同前人和旁的人不一样的叙事方向,让动物张口,让一个纯真少女,一个真诚的妻子张口,作者不隐在人物身后以全知视角冷静地说话,而是走到人物的跟前,说,——我。我并不曾见到有一位作者能像太宰那样让人忘乎作者的人性,且读到了同性作者无法开拓的内心与梦的场域。这原本是荒诞的角色叙述,荒诞的故事,容易失掉了作者的能力,成了叙述实验的失败者。我姑且举出了一个职业作者的困难,——如何保持水准的均衡。每一位作者没有疑问有他的代表作品,但大多作者也有他看到想焚掉的某时期自己写就发表的文章,即使契诃夫如何说他从未阿谀过哪位贵族也从未写过违背心智的故事,可全集印出,他从文的早年日均一个短篇的节奏,同样可以窥见出大多作者的毛病,写得太多,写得太快,以至于有的故事如寻常报章新闻一般,不值得让读者作为记忆。不是每一位作者都可以像乔伊斯写小说那般聪明,一生只写三个旷古惊人的长篇和一个短篇集子。大部分的作者碍于习作的辛劳历程或者生活的压迫,必需不停不息地写作,以维持生活的继续同精神的坚持。话到此,如果一个作者需要不止息地写,如何能要求他不落入故事平常的窠臼,从始至尾有一个新而且变的创作呢,这于任何人都不免是一种奢望。幸运的是文章并不同一个人的性格和意志那般,文章纵然取自生活,且可以剔去生活的糟粕,无需如实展现生活的每一个细处,只写出作者以为生活复杂与有趣的方面。所以要求一个作者的故事本事远远高于一个平庸记者捕捉哗人的新闻,也算不得苛求。太宰不一定天天挂记着记者的平常可鄙,他可天天揶揄那些位入围芥川赏的同仁,以和那些作者并列为耻辱。太宰并不仰望川端,他确实喜欢芥川龙之介,寄望在青年时可以得到一个芥川赏的奖励,最终青年仍然放任绚烂,可奖励并没有下降,于是他赌气骂评委骂川端,并后续以《如是我闻》以为自己毕生的趣味。他并不曾写出一个芥川那样批判现世的故去结构的故事,他写出了许多态度模糊倾向不明确的故事,使人觉味良多,可也有许多封闭式结尾的故事,又给人赞叹给人心底悄悄然佩服的兴味。我想也许是因为太宰有一粒超越功利的心绪,并把这心绪用在虚无之上,若樱花昭然一现便飘飘逝去。我读《女生徒》《灯笼》《雪夜的故事》,暗服太宰之于少女,不免有越池性别的美谈,即便是一个少女,一个从私小说传统写下去现时代的日本女作家,相形于那些小说,总不免脸红羞赧而悲哀,为一个男子随手绘出少女心思而自叹弗如。一粒纯粹的心绪,呈到纸面上,那是一个少女,一个妻子,一个如太宰一样心绪纯净无渣滓的故事主人。

作者既酗酒放荡,又受不来谁人的约束,作者口口声声言说如果他要节制自己的行为,那就成不了一个职业作家。一个用生命来和魔鬼换取作品的浮士德,也许不是另一个在道德上克己严谨放光放热的契诃夫,事实上太宰确实像乎他崇敬的意大利画家,——莫迪利亚尼,到了创作的边缘,以一种残酷而自觉的态度缩短自己的年岁,来攫取峭崖上危险四生的花。这些花骄傲高雅,脱俗且极致,虽不可免的沾上了一些阴郁的气氛,但却不妨碍一个作品的纯粹,也不妨碍一个作者品格的纯粹可歌。我想到《斜阳》,想到写作之于太宰,想到月见草之于富士山,想到太宰的自杀,想到他近于闹剧一般的自杀,他死于荒唐又死于一个纯粹的信念,无论旁的人看来多么可笑与哀怜,于我而言,这不过是他故事趣味的一个延伸。我想到要成为一个作者的寄望,故事。(李綦周/文,2013年6月12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的文字进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